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三周年征文:大峡谷穿越之梦


作者:Aileen

自从决定加入湾区黄页美国大峡谷南到北穿越活动小组之后,科罗拉多大峡谷的美景和野生动物就从梦中挥之不去了。

红色的巨岩断层,岩层嶙峋,更为神奇的是峡谷两侧的岩石和土壤看上去都是红褐色的,但因所含矿物质不同,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五光十色,有的呈紫色,有的呈棕色,有的呈深蓝色。我在这五颜六色的谷底流连忘返,忽觉背后有重重的喘息声,回头一看,一头加州熊正呲牙咧嘴向我扑来,我吓得拔腿便跑,那棕熊也站起来追我,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这是我决定横穿之后的梦。


新增12月24和25日西雅图圣诞专列(29日新年团不变):点击了解详情>>>


六十六号公路 US66

 

五月十八日凌晨三时许,穿越小组一行十七人在Milpitas Park n Ride集合,合照后,分四辆车,披星戴月向大峡谷进发。两辆开往北缘,两辆开往南缘。两队各自从南缘或北缘出发,中途交换钥匙,完成穿越后,再开对方车回湾区。

著名的美国66号公路,被人们亲切地唤作“母亲之路”。呈对角线的66号公路,从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一路横穿到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圣塔莫妮卡。总长2448哩。研究66号公路60多年的学者迈克尔华利斯说:“66号公路之于美利坚民族,好比一面明镜;它象征着伟大的美国人民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

19世纪末的时候,66号公路还只是一条走马车的土路,1926年,美国政府投资将断断续续的道路连接起来,历时十余年终于竣工。在这期间,恰逢西方世界为之色变的经济大萧条,66号公路的修建工程为处在困难时期的美国民众提供了上万个就业岗位,成为众多工人维持生计的救命稻草。曾经,66号公路是通往美国西部的主要通道,在1930年代的Dust Bowl“尘盆”期间尤其是如此。66号公路对沿途的许多地区的经济帮助极大。靠这条公路经商的人们由于公路的出名而逐渐富裕起来。也正是这些人,在66号公路即将被“州际高速公路系统”取代时奋力争取这条公路的留存。



因此,在无数美国人的心中,66号公路虽然漫长,每一段都见证著美国20世纪的历史,即便如今66号公路已不再如从前,也依然令很多人关注着它的发展。

我们一行九人漫步街上。当地人热情好客,摄影师Tyler 拍了几张特写,从他们年纪上,知道他们看尽了66号公路的兴衰,他们依旧缅怀当年的繁荣,依然守候着他们热爱的66号公路,讲述着他们经历的故事。

由于这里是大峡谷起端,路边的标识,有the start of Grand Canyon。我们两条腿跃跃欲试地抬高起来,期待明天穿越之行,看到我们兴奋地腾空了吗?

 

峡谷落日 Hopi Point

一行人到达南缘Yavapai Lodge 后,已是下午五点多。匆匆登记酒店,简单吃个三明治便餐,就搭乘大峡谷公车,赶去Bright Angel Trailhead。下车后直上观景点,气势磅礴的峡谷尽在眼前。

不管你欣赏过多少大峡谷的照片、影像或电影,当你亲自站在谷边,那壮观的自然景色,仍然振震憾无比。自己也来过大峡谷多次,每次景色都由于天气、季节、光线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特色。这也是大峡谷的魅力所在,让你流连忘返。

百度上是这样介绍大峡谷的:

“科罗拉多河在科罗拉多高原上共切割出19条主要峡谷,总面积为2724.7平方公里,其中最深、最宽、最长的一个就是大峡谷。它全长446公里,是世界上最长的峡谷之一。峡谷顶宽6至28公里,最深处1800米。谷底水面不足 1000米宽,夏季冰雪融水,水深增至18米。”

当天落日时间为7:25pm。我们不敢耽搁,换乘红线公车赶去最佳观日点,Hopi Point。因为较迟,人很多,有人己等待两个多小时。

当日有云,落日不太清朗。红霞映在大峡谷特有的岩石上时,一层红,一层灰,又一层灰绿,颜色由于光线变化,自然地变色。这正是我梦中的五彩峡谷。

落日下得很快,不到10分钟,太阳下到峡谷地平线以下。落日余辉映在峡谷边上,人与峡谷自然融为一体。峡谷天黑得很快,不一会儿,峡谷里的岩石逐渐变得模糊,最后只留下一片片黑色的影子。

因第二天凌晨二时要准时出发,我们随后换搭公车,回到酒店休息。到酒店后,和同房琰美女一起又把这次由南到北穿越路线复习一遍。因为山中偏僻,基本没有任何GPS信号,我们一定要记住路线。计划是从酒店出发,走3哩后到南缘起点,然后下到谷底,穿过科罗拉多河,再爬上北缘终点。总计大约近30哩。上图是完成后Garmin 手表上的路线。

明早就要开始大峡谷穿越之旅了,心情有些紧张。两腿由于长途坐车的缘故,有些肿胀,赶紧把两个枕头塞在腿下,希望明天能够恢复。梦中的黑熊会不会出来呢?离一时半起床只剩三个多小时,就这样睡了过去。

星光 骡队 瀑布

一点半闹钟响了,极不情愿地爬起来,两条腿恢复常态。梳洗完毕。昨天换下来的衣服统统扔掉,牙刷之类都是一次性,连衣服也是弟弟穿小要扔的。(女生记住,空的小化妆盒留下,cream 之类的,只带够一晚,多余统统不带)平时练习负重15磅左右,最后包里除了水,食物,first aid,没有一点多余东西。

二时许,头顶繁星点点,从酒店向South Kaibab Trailhead 岀发。

树丛中常有几对绿眼盯着我们,想起那个棕熊之梦,不禁打了几个冷颤。 忙问大家这是什么动物老盯着我们,得知是些鹿或小狼之类的动物,心中默念,对不起哈,打扰你们家园了,我们也是路过而已。大家急走了近一小时到起点,匆匆合影后,无畏地向大峡谷进发。

一开始全是下坡,非常宽大的台阶,有时二步,有时三步,又有时三步半。总之找不到舒适的节奏。想起朋友的忠告,开始不能求快,千万别跑,扭到脚就痛苦不堪了,索性不管节奏,时快时慢地赶着路。

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天特别黑,天空上繁星点点,可就是照不进峡谷,一条路上就我们九人前行。只看见九盏头灯在移动。加上找不到节奏,又看不见任何景色,大家速度都很快。心里算计了一下,走太快,南缘风光就错过了,倒不如慢些走,反正四点多天就开始亮了。就与本队摄影师Tyler商量,不如慢些走,欣赏南缘日出。我们一拍即合。他拿出相机,我有幸当了他的参照物,南缘风光尽入他的镜头。

 

走着走着,发现Tyler和我落后了好多,看到前面七盏灯快速移动着,忙大声呼叫,“等我们”。峡谷中回声不断,也不知队友们听到与否。立刻,后面上来两位R3勇士,告诉我们喊得声音太大,会惊到后面骡队。骡队,就是只有大峡谷才特有的运输骡队。我立即兴奋回头一望,远远地一队骡子雄赳赳气昂昂向我们这方向下来。

Tyler说,不如等骡队过了再走。心里知道他又想近距离摄影。看看时间,我们贪恋景色,落后太多。就说,天已渐亮,我们不如与骡队比比,看是二条腿快还是四条腿快。接着我们一路小跑去追大部队。骡队像与我们住迷藏般时而看见,又时而消失。过了一会儿,回头再也看不到骡队踪迹。心中正在得意,到底是两条腿比四条腿快。谁知这山路崎岖,近在咫尺有时也难看见,突然间,后面尘土飞扬,骡队浩浩荡荡不知从哪儿又冒出来了。Tyler拿起相机,抓拍下这难得一见的峡谷景观。下面这张就是骡队刚从我身边超过的照片。带队的牛仔完全是电影中西部牛仔的模样。

 

队友们正好在骡队前方休息,等待我们俩个慢行侠。他们也是一轮狂拍。大家也都十分得意,要不是早起出发,还真错过只有峡谷才有的景观。话说大峪谷底并没有任何公路,交通工具就是骡子。一切供给由马方骡队运进去,再带出所有垃圾等杂物。

再向前行,过了谷底的Colorado River, 就是幻影农场,接下来就是丝带瀑布。

丝带瀑布离主trail有些距离,要多走些路才能欣赏到。对第一次走穿越的人,这是必到之处。我们穿过崎岖的岩石小路,不畏艰辛越过岩石,来到这名不虚传的丝带瀑布欣赏美景。瀑布上端像花果山的水帘洞,水在阳光下像发光的丝带缓缓流向长满青苔的岩石上。背景则是大峡谷特有的红岩石,美丽异常。大家兴奋不已。都感叹不虚此行。

我特意站在瀑布里淋湿自己,顿时暑气全消,大家也不忘淘气的摆拍。

琰美女还童心未泯的钻到洞里去淋了个通透,瀑布旁尽是欢声笑语,了把一路的疲惫,洗刷得一干二净。

登上北缘

这时已是中午,温度上升,谷底温度近100华氏度。温度虽高,可大家休整后士气高涨 ,队伍移动很快,加上大家行走得已入佳境,又是小上坡,不一会就到了Cottonwood Comping Ground。可我知道,这时几乎每人水都差不多用尽。一看到水龙头竟然有水,立即进入长长队列排队补水。我先喝了半瓶水,又再装了2升带在身上。信心又回来了(其实过了丝带瀑布后心里有些紧张,只剩下不到500ml 水,万一下个水站没水,是无论如何坚持不到最后的)

快速前行的小队现在到了Pump house,看看手表,已走了近二十四哩,每人都有些疲惫。 好几位队友索性躺在树荫下小憇片刻。后来回忆起来,当时是又困又累,一秒钟就入睡了。

再住下走,就是北缘最艰难部份,一路爬升五哩多,四千多呎。虽说心理上是有准备的,真正到眼前,感觉又不一样。累是一定的,更可怕是明明喝了不少水,可还是渴。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已处于小中暑状态,体内电解质不平衡。这时味觉也变差,平时超咸的果仁在嘴里竟然没有味道。忙掏出最后的半包榨菜,硬塞进嘴中,手上满是榨菜味,也不敢浪费水洗手。

补充盐分后,感觉力气回来些。行动已是缓慢,好不容易又走了三哩路,到达小隧道口,距离北缘就剩1.7 哩,胜利就在眼前!

可这时,己经不再有力气欣赏风景,也许是审美疲劳,觉得四周的风景那么类似,似看过无数般。只顾低头向前,希望快些到达终点。奇怪的是两腿并不累,也不酸。这时天气也不再热,反而温度开始下降,一旦停下休息,顿时冷飕飕的。看看手表,心跳也并不快,平时这心跳,我都跑起来了。路过什么咆哮喷泉,统统放弃了。只想快点到达终点。看着手表上只剩下0.3哩,就是听不见人声,也无终点痕迹。心里明明知道终点就在前方。

再转个小弯,“看见小房子了”,我大叫了一声。

终点离我不过百米,几位帅哥美女加上先到的队友大声欢呼着,疲惫不堪的双腿像打了鸡血般,小跑起来,几步冲过最后的台阶,登上北缘终点。

胜利的一刻我无法形容,有自豪,有满足,有自信。我终于突破了自己的极限,再一次挑战成功!

峡谷的景色比梦中还美,棕熊倒是没有。同时还收获了战友般的友谊。当我坐在北缘终点休息,喝着水,再啃着那几块咸饼干时,顿觉幸福无比。原来幸福竟是如此简单。

摄影 Tyler

 

相关阅读:

湾区黄页爬山摄影群三周年庆“嘉诚理财”征文活动重磅来袭(投稿细节)



输入公园或线路名称查找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