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大峡谷2019:用脚步去丈量 用时间去体会(下)



5月18日凌晨大约三点半,由Frank率领的北到南队伍从Jacob Lake出发,大约五点从北缘开始今天的大峡谷穿越。北缘居然还飘着雪花,大家依靠大巴的车灯照明照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在南缘这边,差不多相同的时间,16迈和14迈组相继出发。北缘是从North Kaibab Trail下山,这边则是从South Kaibab Trail下山。

大峡谷在日落时分的美,是一种柔和和宁静,随着最后一道晚霞的消逝,大峡谷的红色也快速褪去。那时候你想去拥抱大峡谷,感受风和峭壁的摩擦,倾听谷底河水流淌的倾诉,仰望繁星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清晨时分,大峡谷随着日出的照耀苏醒,马上释放出一种跳跃的能量,让你有一种走进大峡谷的冲动。这种能量不是爆发式的,是缓缓地释放的,让你感到它的绵绵不绝。跳跃的、内敛的美,是大峡谷亿万年沉淀的逐渐释放。

我们听到了大峡谷的召唤,而且大峡谷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通路。只要你来,迈出你的脚步,它就以其广袤和美景欢迎你!

队友们无不感叹大峡谷的一步一景,一大早下山的速度仿佛蜗牛行,挪不动脚步。

我们的8迈组出发得晚一些,从Bright Angel Trail入口下,到Indian Garden后返回。队长Bobby是唯一的党代表,结果却成了队里唯一“被领导”的成员,任劳任怨为全体队员探路和拍照等,获得一致好评!

开哥率领的16迈组从South Kaibab Trail下到科罗拉多河,过黑桥,到梦幻庄园(Phantom Ranch),然后从那里返回,过银桥,从Bright Angel Trail上山。北到南穿越组今年挺进速度非常快,在谷底也遇到从未有过的好天气,几乎紧随16迈组之后,纷纷抵达梦幻庄园。

我们14迈组一行八人,在South Kaibab Trail大约一半的Tip Off那里左转,从Tonto Trail到Indian Garden。这是我前两年穿越大峡谷时想到的一条线路,今年付诸实施。

这条线路鲜有人走,但它的确是一条通途,而且风景出乎我的预料!

当观光客们在南缘顶上观赏大峡谷时,它是那么遥远,而走在这条路上,它在中央,可以仰望,可以远观,可以近看,非常细致地感受大峡谷,可谓得天独厚。

我们在这里可以看到梦幻庄园,而且通过对讲机和16迈及25迈的队友们通上了话。

我们走出横穿的这一段后,正好与开哥他们在此汇合。

14和16迈组正在Indian Garden休息时,25迈组的两名急先锋就抵达了,是左左右右和Mickey,他们来自西雅图四人小分队。瑞尼尔雪山滋养了他们的豁达和开朗,朝气蓬勃。

在Indian Garden还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因此我们在分头行动前,赶紧照了一次合影。

照完合影后,有人继续休息,有人开始最后4.5迈的攻坚战,而Crystal、Ying、Celia、程策和我决定尝试再走3迈(来回)到Plateau Point。 Plateau Point 是欣赏科罗拉多河的一个最佳位置,从Indian Garden过去几乎是平路,不过没有任何树荫。

这一段非常值,比16迈或25迈小组过黑桥或银桥时能看到更源远流长的科罗拉多河,而且那个翡翠色特别明显,只可惜自己的手机居然照不出那个颜色。

在这里还可以清楚地看到16或25迈小组上山的线路。我们还在对讲机里告诉Frank这里不可错过,于是他们有一批人毫不要犹豫地杀将过来,与我们在回程相遇。

狼群果然与众不同,你看队长、Jennifer、Yuki、Ken、Leon、Michael等各个依然精神抖擞!

后面还陆续跟上来Rosalina及其女儿Ashley、Dennis和阳光小孩。

离开Indian Garden之后,其实才开始此行最艰难的时候。四点五迈的道路会让你感觉漫长得没有尽头。

这块牌子上说这里的植物一寸寸地生长,枯萎的时候却以尺计。同样的哲理,对我们徒步者也适用,只是意思正好与之相反,那就是中国古话: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就这么一步一步地往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才离开Indian Garden一点五迈,到3 Miles House这里。换言之,就是距离南缘顶端还有3迈!

有队员走得艰难,程策帮忙背包。回首爬过的台阶,已经有无数的曲折。

继续,继续,再继续,真正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迈进。陆续有队员攻顶,狼群的抵达后还有狼嚎,以示庆祝,通过对讲机我们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还有亮光时手机照的,后来天色全黑,大家开始打开头灯,走走停停。还剩下1.5迈、1迈、0.5迈。。。。。。

终于到顶,最后一批队员在此合影留念:程策、Ying、Dennis、Lily、Celia和Crystal,以及负责照相的我。

所有我们这些摸黑上来的,都只能在黑暗中穿过凯旋门。这是凯旋门白天的样子。

除了我们大巴队伍外,此行还有Eva跑马组,以及我们爬山群家住Arizona的队员和其他自驾加入的爬山群成员,全部成功完成自己的目标!

大峡谷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去年去了累死累活走一遭,发誓说再也不来了,结果今年又急不可耐地想再来!正如我们八迈组的队友咪咪的微信朋友圈所言:

大峡谷的壮观旷达、大峡谷的磅礴浩瀚根本无法用镜头摄取,也无法被限制在有限的寸尺相框之内。晨曦的蓝霭,落日的火红,春天的新绿,遍野的繁花令我们目不暇接、喷张、兴奋。

我们根本无法停止地照,照,照;可上百张的照片中却没有一张能与我们肉眼中的大峡谷相比。没有一张能表达出我们身在其中时那种不能自己的由胸腔涨溢出的滚滚澎湃之震撼。所以艰难地凑够第一个九张后,更艰难地凑出这第二个九张,借此一表对大峡谷之行的至深珍惜和对这大自然绝作的全部敬意。

次日回程中,我们在大巴上载歌载舞庆祝大峡谷穿越完美结束。阳光小孩说一起走过大峡谷,一路高歌一路欢笑,大巴上的故事会令人回味三百年。被我们的队员在大峡谷施以援手的Philip说至少30年。

程策的美篇则写道:

回程途中,大巴车上一直播放着《成都成都》的音乐,心生感慨,不觉改编成《大峡谷之行》,以结束本美篇之纪念。

Canyon Canyon
让我掉下眼泪的 不止昨夜的路
让我依依不舍的 不止你的美丽
余路还要走多久 你诱着我的眼
让我感到为难的 是沉重的脚步
负重准备在前夜 背包是淡淡的愁
蜿蜒曲折的山道 挥洒着我汗水
在那座深邃的峡谷里 我从未忘记你
Canyon 带不走的 只有你
和我在大峡谷的山道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光都消失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背上你的背包
走到印第安花园的尽头 坐在科罗拉多河谷的上头
聚散总是在黄页,回忆是思念的愁
蜿蜒曲折的山道 承载着我脚印
在那座深邃的峡谷里 我从未忘记你
Canyon 带不走的 只有你
和我在大峡谷的山道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光都消失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背上你的背包
走到印第安花园的尽头 坐在科罗拉多河谷的上头
和我在大峡谷的山道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光都消失了也不停留
和我在大峡谷的山道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光都消失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背上你的背包
走到印第安花园的尽头 走过科罗拉多河谷的上头

程策美篇链接

好吧,无论三个月,三百年还是三十年,大峡谷的美都值得我们用脚步去反复丈量,用时间去反复体会!明年,你还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