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大峡谷单日徒步穿越记(4):夜上南缘 沉重脚步踏出坚实V形


我们七人小分队大约在下午三点十分离开幻影牧场(Phantom Ranch),开始向南缘进发。我们知道我们接下来的十迈是最艰难的,但是究竟是何种体验,并不清楚。脚下的路,需要我们自己走。

上南缘有两条道,一是Bright Angel Trail,二是South Kaibab Trail。后者长度稍短,但是比较陡峭,我们有的小分队选择了这一条。我们七人小分队按照计划走Bright Angel Trail。下图这个布告牌这里是分道口,左走过黑桥上South Kaibab Trail,右走过银桥上Bright Angel Trail。


新增12月24和25日西雅图圣诞专列(29日新年团不变):点击了解详情>>>


上图中红色线路就是我们走的Bright Angel Trail。从幻影牧场出来,过银桥,到途中那个River Resthouse不足两迈,也基本上是平路,但是自从过银桥后,沿着河边那一段的沙石路,已经让我们开始感受到步履沉重,好像沿着河边的路已经没有尽头一样。



过了银桥后,左走还可以去South Kaibab Trail。也许是我们路过时正好遇到阳光过于充足,科罗拉多河的翡翠色并不如期待中那么明显。我们早晨从南缘出发的小分队应该欣赏到河水最漂亮的时刻。

我们在河边的沙石路上拐了好多个弯,总想着下一个之后就应该开始爬坡了,但是就在河边不停地绕,最后终于到了River Resthouse,在那里终于才与河水分道扬镳。此处海拔2400英尺,我们的终点海拔是6841英尺,也就是在接下来大约8迈的距离里海拔提升4441英尺。

清晨,我们从北缘下山时还有些许凉意;午后,我们穿越谷底还伴随着凉爽的风。现在,离开河水开始爬坡,下午四点多,阳光虽然已经不是很足,但我们立即感受到炎热,喘气也有些困难,脚步自然也变得很慢。

七拐八弯好不容易爬到一定高度,回头一看,似乎也没多长。虽然艰苦,但我们也没忘努力寻找一些风景。这些岩石、云彩还是相当不错的。

慢慢地,我们还欣喜地看到了流水,想必是一块与众不同的地方。果不其然,后来看到了Indian Garden的路牌!

从河边到这里不过3.2迈,但我们感觉就是走过了万里长征,就想躺在这里休息。我们把背包放下,上厕所的上厕所,灌水的灌水,捏脚的捏脚,尽量让自己能多放松一会儿。我们在这里已经差不多傍晚六点半了,也就是说我们用大约两个半小时才爬了3迈!而我们距离山顶还有4.5迈!

休整一番之后,我们不得不再次启程。就在我们此时,我们看到了迷人的一幕:小鹿、鲜花、光明顶。

我们知道,夕阳已经洒照在山顶最高处的岩石上,意味着天色不早了。我们给自己鼓劲说,只要朝着光明顶走,就一定能到达山顶。

离开Indian Garden后,其实每个人几乎都精疲力竭,走得相当缓慢。我们看到光明顶的光线越来越弱,期望前面的一段坡是最后一段坡,但事实恰恰相反,无论你拼尽力气转了多少个弯,都见不到终点。回首走过的路,永远是看到又多了一个弯而已。

在我们认为已经接近山顶的时候,其实从Indian Garden才走出来1.5迈,到达的只不过是3 Mile Resthouse。浊酒匏樽还到那个小屋子里探了个究竟,看看有没有捷径可走。

往上看,已经不知道究竟何处是终点。往回看,还有些许光亮,能隐隐约约看到我们刚才一步一步走过的路,如此弯弯曲曲。这也是我照的最后一张照片,因为此时天色已经很暗,无法再照相。

天上的星星开始闪烁,我们的头灯也开始打开。这最后的三迈,是考验我们的关键时刻。从凌晨四点左右起床,到现在几乎有15个小时了,每一个人都已经极其疲惫,完全靠着毅力在向前迈进。可能是为了防止水土流失或者便于骡队前进,这一段路铺有很多横木,但是横木之间距离比较大,有的地方高度很高,抬脚跨过横木非常吃力。走在前面的人不断提醒后面的人靠右或者还是靠左走,因为周围黑漆漆一片,不靠着山的一侧走很危险,万一不小心失足可能就会掉下悬崖。

我们的前面或者后面,零零星星的也有一些头灯在晃动。天上的星星似乎很低,遥望前面的头灯感觉也是一颗一颗的星星,真的有点分不清楚哪些是头灯,哪些是星星。我们唯一的愿望就是尽快踏上南缘,与在那里接应的后勤队员汇合。我们歇息了好几次,盼望着爬完眼前的坡就是终点,只是这个“终点”似乎总是新的起点,我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憋足劲,继续爬下一个坡。

当我们最后一批七人小分队最终踏上南缘,已经是晚上十点十分左右。如果从凌晨五点半从北缘正式出发开始算起,这个大峡谷穿越我们花了几乎17个小时!后勤队员两辆车已经在南缘来来回回接送其他队员若干趟,等到我们上来后,马上为我们鼓掌。我们也举起登山杖,一阵欢呼,留下了这张珍贵的合影!

这是队友xiaoming提供的全程线路图,一个完整的V形。我想这就是我们最后攻顶的意义所在。没有最后艰苦卓绝的攻顶,这个胜利的标志就不完整,你也无法体会到单日徒步穿越大峡谷的精髓所在,你也无法理解为何很多人年复一年要到这里来,无论是从北到南,还是从南到北!

精彩 永不落幕!



输入公园或线路名称查找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