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Mission Peak:2017“心”行动及22迈拉练全记录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一个彻底的晴天。这次我们湾区黄页爬山摄影群再次来到Mission Peak,不过不是看日出,也不是看日落,也不是简单地为了攻顶,而是为了两个目的而来:探索Mission Peak的“心”秘密和二十二迈拉练!

由于停车位的原因,我们选择了在Ohlone College集合。很多人提前出发,也有很多人迟到,不过尽管如此,在山脚下加入大合影的也有超过五十人,合计则有九十来人参加了此次活动。


新增12月24和25日西雅图圣诞专列(29日新年团不变):点击了解详情>>>


现在的草很绿,差不多是东湾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从Trailhead开始,走Spring Valley Trail上山。

不久之后进入一个山坳,继续爬坡,然后进入Peak Trail,终点就是Mission Peak Summit。



这里原本是一块洼地,但今年的雨水特别足,于是就成了一个池塘,把平常通行的道路都淹没了,大家只好踩着山坡过去。

池塘边上是一片树林,也是攻顶道路上唯一的一片树林,三五分钟即可穿过。穿过树林之后,来回再绕几个弯,盘旋上升,然后就可以看到Mission Peak的顶了。

继续向前,会看到此山中唯一的一个厕所。在这个三岔路口的右侧,就是从Stanford Avenue Staging Area上来的道路。无论从哪个入口开始,我们到这里的目标显然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攻顶。

Mission Peak是很受欢迎的地方,尤其是周末,无数的人正在离开,而更多的人正在赶来。

由于我们此行已经知道要解开一个秘密,因此在最后的攻顶阶段,就会特意去观察传说中的“心”在哪里。

看到上面那一堆有人屹立在上面的石头了吗?就在其右侧这一片开始,往山下看,惊喜就在眼前!

继续往上走,并且尽量靠近悬崖边,可以看到更多更长的曲线:

“心”就在这里,让原本艰难的Mission Peak立即有了不同的意义。换上长镜头,把“心”拉近:

观赏一番之后,我们继续向上,猛见一只块头很大的狗狗正站在岩石上,似乎在对我们的“心”发现表示赞赏。

山顶上是一番排队的光景,排队去与标志柱合影。

在同行的爬山达人小明的指引下,我们发现了标志柱之外的另外一个标志:Mission Peak 2517 FT。

从这里开始往南,经由山顶的Mission Peak to Monument Peak Regional Trail到Milpitas的Sandy Wool Lake。

山顶这一段是平路,没有什么难度。在Fremont和Milpitas的交界处,有一座天线塔,这里有三条路可以选择:左、中、右。我们选择了中间路线,从Monument Peak Trail下山,大约4迈到湖边。

大约半迈之后,就可以看到Sandy Wool Lake,一个非常漂亮的湖。

在山的西侧,可以瞭望南湾很多地方,比如Google后花园里的露天广场(Amphitheater),每年的独立日那里会放烟花,很多明星的音乐会也在那里举办。Santa Clara的Levi’s Stadium也隐约可见,只是因为雾霾难以看清。

经过七拐八弯之后,Sandy Wool Lake终于近在眼前。

在这里看到了一只飞鸟,此鸟有一个特点:脖子上的红色羽毛可以隐藏,仿佛变魔术。

注意看,脖子一缩,红色羽毛不见了。再一拧,它又会出现。

[据群友Jenny信息:此鸟叫安娜蜂鸟/Anna’s Hummingbird, 是北美西海岸特有的一种蜂鸟。他们只生活在南北加州,中等体型;最著名的特征是头和脖颈处的羽毛会随着光线照射呈现出粉、红、紫的亮色,熠熠发光,非常艳丽夺目。]

当然,Milpitas这个Ed R. Levin County Park提供了一个跳伞和玩滑翔机的地方,不过今天貌似玩家不多。

我们这一支小分队刚到公园门口,先行到达的一支小分队则正要离开。两支人马相遇,好不亲切!这也是我们遇到的第三支返程的小分队。后来听说居然有小分队从这个公园出去,叫了Uber回到Fremont取车,半路脱逃。

我们这一支小分队在公园等到了最后一批到达的2人小分队,休整大约一个小时后开始返程。

在这个路标处,我们也有三种选择:左、中、右。中间是我们来时走过的Monument Peak Trail,左侧是相对比较容易的Agua Caliente Trail,右侧则是最艰难的Monument Peak Road。为了最好地模拟我们即将挑战的徒步穿越大峡谷R2RHalf Dome,我们决定走右侧上山。

在这里可以很方便地看到利克天文台。

我们在山顶还遇到了另外一幕:一只巨鹰站在岩石上纹丝不动,任由我们在旁边走动和拍照。

等我们离开之后,人家却轻轻地展开双翅,一下俯冲到对面另外一块岩石上去了。

过了Monument Peak,我们又回到那个天线塔处,从Mission Peak to Monument Peak Regional Trail回到Mission Peak。

我们在夕阳中又来到Mission Peak。除了Peak,还有远方的桥和天边的云。

此时距离日落时分还有大约四十分钟,于是我们决定在山顶看完日落再下山,同时拍摄正逢农历月中的大圆月。

当然,夕阳中的“心”不可少。

此时西边夕阳下沉,而东边月亮正在升起。

我们在皓月当空和湾区万家灯火中下山,最后我们从Stanford Avenue Staging Area这个口离开,然后再经Mission BLVD到Ohlone College。

总结陈词:Mission Peak虽然我们曾经以不同的方式来过,但是这次是最有意义的一次,那就是“心”的发现。而且这次长距离的拉练,为我们挑战徒步穿越科罗拉多州大峡谷奠定了基础和积累了经验,也为攀登优胜美地半穹顶树立了信心。有人说信心就来源于踩着一个里程碑走向另一个里程碑!今天“心”的发现,也正是我们新的开始!



输入公园或线路名称查找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