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不到长城非好汉 Monument Peak和Mission Peak双峰22迈拉练全记录


2018年2月24日,我们湾区黄页爬山摄影群又一次来到Milpitas的Ed R. Levin County Park,在美丽的Sandy Wool Lake湖边集合,开始“不到长城非好汉”的8迈和22迈爬山及拉练活动。

拉练队伍在8:15集合,常规队伍在8:30集合。合计有90来人参加活动,一半的人完成22迈。集合完毕后,从Tularcitos Trailhead上山,直奔Monument Peak,即长城的所在地。

这里有滑翔起飞基地。这帮家伙好像比我们还来得早,忙得不亦乐乎。队员们拍摄了不少滑翔的照片,比如随队摄影师开心拍的这张:

到下面这块路标处,可以选择左行走Monument Peak Trail上山,也可以选择右行走Monument Peak Road上山。

曲曲折折地往上走,慢慢就能看到山顶的长城,先是一小片,然后是一大片,绵延不断。





关于这个长城的起源,史学家们有过研究,但是迄今尚无定论。有说是墨西哥人修筑的,有说是印第安人,或者阿米什农场主(公园资料的官方说法),也有说是中国人。如果是中国人修的,则可追溯到郑和下西洋的舰队,有人认为他们那时候就访问了美洲大陆,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早多了。还有其他的考古发现可以表明与郑和的舰队有关。如果这些发现慢慢被证实,那么整个美洲大陆的历史都要被改写。

不过通过我们这次的实地考察,我们也有新的发现。看这个比较简单,只说看长城,管它谁修的呢。

这个则有自己的看法,是印第安人修筑的,这是遗迹。

从现场的图片来看,也有人认为如今川普总统修筑美墨边境长城的主张或多或少与此有关联,过去没有铁门,只有长城,有图有真相:

还有在上山途中做广播体操的,可以说是在长城上载歌载舞。

这里还是欣赏云彩的好地方,大小姐说其变化多端。

这里还必须提一下本次8迈的领队之一勇哥,正意气风发地走来,这一瞬间也被开心捕捉。

开心说:

再次来到这熟悉的地方,长长的山道依旧,路边的草儿渐绿,些许的花儿摇曳。可能是风大的原因,人不多,牛儿也是零零星星的。在山边的转弯口,蓝天白云自成屏幕,与和煦的春光一起,静静地映衬每一个过客的影子。

半空中,上下翻飞的鸟儿,款款游逸的滑翔机,朗朗然地将视野引入远处的山海城湖。山寨长城的墙不高没关系,周边那辽阔的青幽浩瀚, 便是爬行者向往的诗和远方。。。

好吧,“山寨”长城,郑和舰队到这里也只能搞个山寨的了。8迈队伍的故事就叙述至此,让我们来追随22迈拉练队伍的“诗和远方”。

过了Monument Peak,继续前行就去往Mission Peak。目测这段平路大约2.5迈,相对而言是属于人迹罕至之地。

走着走着,Mission Peak就出现在了眼前。在我们最后一批(Frank、Shyang和我)接近一达时,部分只到Mission Peak的队伍已经返回,他们是Jennifer、JJ、Crystal等。

我们到达峰顶后拍了照片就迅速离开,去追已经去往Sunol的队伍。Sunol是Mission Peak的后山。先是看到一个露营地的牌子,然后看到Ohlone Wilderness Regional Trail编号为7的路桩,在这里往山下走。Cliff等几名队员就是错过了这里,从另外一个地方突破铁丝网封锁到的Sunol。

从Mission Peak到Sunol Wilderness Regional Park大约5迈。与前山不同,后山几乎都是树荫,还有隐藏在林中的红房子。

我们最后三个在接近Sunol Wilderness Regional Park时首选碰到James,他是第一个返回的,大步流星,满头大汗。再往山脚下碰到主力返程部队,Jim还乘机帮我们照了一张合影。

我们匆匆赶到Visitor Center附近拍了路标,然后就转身重新追赶前方队伍。在我们刚才照合影的不远处,有三个人在树下草地上吃饭,有一个叫我名字,原来在我们后面还有三人,分别是Sharon、Ken和Min,他们号称是早晨起晚了,所以走到了最后。后来才知道那个叫Min的新队员,第一次参加活动原本打算走8迈的,一不留神跟着走了20迈。

刚才5迈一直下坡,现在就一直上坡,这很类似大峡谷R2R的先下后上模式,走得不轻松。

回到那个露营地那里,我们选择右行,从另外一侧攻顶Mission Peak,即二达。虽然天气很冷,攻顶的人还是络绎不绝,热情不减。

黄昏时分的Mission Peak尤其美,有滑翔爱好者还在天空悠哉游哉。我们不敢久留,因为要争取六点之前赶回停车场,以免车被锁在公园里,因此匆匆照了照片就离开。

从Mission Peak到Monument Peak是平路,然后开始下坡,虽然此时有点乌云压顶,但我们还是感觉有信心准时返回停车场,并且选择了较短的Monument Peak Trail下山,而不是Agua Caliente Trail。

到Monument Peak Road还有1.6迈,然后是0.9迈到滑翔机起飞基地。此时太阳已经落山,夕阳泛红。

我们拖着沉重的步伐赶到停车场,还碰到了其他先后赶回的队友,于是各自与同车的小伙伴们一起驱车回家。总体而言,这次参加拉练的人数多,但是基本速度控制得还不错,前后相差在一个半小时之内。用队友阿玲的话说,这次拉练是这样的:

的确,不到长城非好汉,自虐,累并快乐着!



输入公园或线路名称查找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