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Mount Whitney:惠特尼峰 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美




开哥为我们此行专门设计和雕刻的峰印:「登上惠特尼峯14,505 feet Mt. Whitney 」

惠特尼峰,Mount Whitney, 美国本土48州最高峰,海拔14505英尺,约4421米,正好大约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一半高度。 惠特尼峰位于美洲杉国家公园(Sequoia National Park )内,是加州内华达山脉( Sierra Nevada)中的一座山峰,取名于当年考察此峰的哈佛大学地理教授惠特尼(Josiah Whitney)。

从湾区到惠特尼峰开车一般在7-8个小时之间,路程并不遥远。但是我们湾区黄页爬山摄影群为了挑战此峰,可是足足准备了四年!2015年我们开始组织湾区每周六的常规爬山活动,Half Dome、Grand Canyon、Mt Whitney这些里程碑式的徒步项目就逐渐浮出水面。2016年6月5日我们第一组Half Dome小组攻顶,2017年5月20日大峡谷49人队第一次穿越成功,这两个项目一直保持了下来,每年组织一次。

2018年11月3日,由队长Dan率领,我们完成了Cactus to Clouds(C2C)挑战,作为2019年惠特尼峰的预热线路。

2019年2月17日,我们终于发出了挑战惠特尼峰的召集!并展开了一系列拉练项目!

惠特尼峰需要抽签,我们非常幸运地抽到8月3日过夜组4人(X-Ray中签),8月4日过夜组11人(Leon中签)和8月4日一日来回组24人(Blue Ridge和Yanmei中签)。由于统计失误,浪费掉了两个名额,最后实际参加人数38,并且全部成功攻顶,其中还有三人完成了Mountaineer’s Route(MR)!以下是微信群成员截图:


队伍分8月2日和3日几批抵达。有在孤松镇(Lone Pine)住旅馆的,也有在Mount Whitney Portal扎营的。Trailhead起点8400英尺。提前一天或两天到达以适应高反。

在访客中心领取许可证,连同许可证在一起的,还有一个胶袋。胶袋用于装大便,如果使用,必须自己带出山。

8月3日早晨,X-Ray四人小组出发,8/4一日来回组部分队员一起做适应性训练,徒步到Lone Pine Lake。我们在Mount Whitney Trail入口处合影,祝旗开得胜!

从入口到Lone Pine Lake来回五迈有余,此湖清澈见底,倒影极美,阳光小孩和Benny还下湖游了一把。

草根和另外四名女队友一车,住在镇上,稍后也赶来了,可惜没有他们的大合影,不过好在有队友帮我和其中的两位飞毛腿拍了一张。

我戴的这个防蚊罩是qi绮帮忙买的,在Mt Dana时被蚊子咬惨了,这次准备了这个神器,防患于未然。

这里补充几张草根小组的照片:

因为草根一般负责开车和照相,所以合影里一般没有他的出现,希望这一张里有他:

我们上午热身,中午到镇上吃饭,下午回到在Portal的营地休息。傍晚时分,8/4过夜组11人在队长Dan的率领下赶到。经过一天的车马劳顿,他们已经是饥肠辘辘,立即扎营和生火做饭,大厨是阿玲,主理火锅。

此时在场的人较多,我们还在营地留下一张宝贵的大合影。

8月4日凌晨十二点,我们一日来回组的大部分成员在入口集合,然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踏上Mount Whitney Trail。三名MR队员比我们稍早一点出发。

一路上除了前后的头灯,就是天上的星星有亮光,而我们就依靠头灯和星星的亮光进行对话。因为白天走过Lone Pine Lake这一段,走过这一段之后除了知道一直在爬坡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前进的了。好在John老马识途,还依稀记得多年前走过的路,在前面带领大家前进,拉成若干个小分队的队伍只能通过对讲机联络。

草根他们五人组比我们出发晚,但是速度很快,大约在四迈的地方追上了我们的尾巴,然后就冲到了前面去。

我和Jayden走在最后,在不知道多少个曲折之后,中途还过了一块雪地,终于爬到了Trail Camp附近。此时天边已经泛起晨曦,我们坐在石头上休息,实在不想走了。

对讲机里听到前方队员已经上99道拐了,山坡上有几组头灯亮着,但是就是看不见他们在移动。我和Jayden都很纳闷,他们为什么不走呢?后来才搞明白这个99道拐有多难走!

惠特尼群峰在清晨里如此肃穆,我们只能一点一点地去接近它。等太阳逐渐升起来,照亮了群山,我们才发现我们的队伍最快的也还没有走出这99道拐!

99道拐,99 Switchbacks,这绝对不是一个名词或数量词, 而是一个形容词,形容弯多,难走,没有尽头,令人绝望,除了自己,就只有自己留在石头上的影子。。。。。。

不知道爬了多久,终于走出最后一道拐,看到了Trail Crest这块牌子。

我们原以为到这里后攻顶就不太难了,没想到还要走一段不算长但有点令人沮丧的下坡,然后再开始上坡。

这些大石头路让脚底特别难受,尤其是下坡时,跟去Half Dome时回程从Nevada Falls下走Misty Trail一样,每一脚踩下去都从脚心反弹回来,杀伤力比较大。当然,这里的高度足够高,看到的风景也令人心旷神怡。

当我们看到这一块指示牌时,起初还感到一些安慰,心想毕竟距离攻顶只有1.9迈了!

不过立即就被大山把信心又打击了一把。开始看见的几个高峰并不是我们要攻的顶,而是远处那个比较平坦的地方。

看着峰顶似乎越来越近,却总也走不到脚下。好不容易可能走出去有半迈的样子,开始碰见返回的队友了,有X-Ray小组、草根小组中的四员女将等,说就快到了,看见前面那个雪坡了吗,到那里穿过积雪,再上到顶就到了。

虽然举步维艰,但告诉自己不能放弃,踏上美国本土最高峰就在今朝!

终于到了这个雪坡,半个珠峰的峰顶就要到了。又碰到一些队友下来,说刚上去的一批还在那里等着我们上去照合影。峰在,旗在;旗在,峰在。我们的队伍没有攻克不了的高峰,望着山顶的标志性建筑,我和Jayden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还在峰顶的队友们太高兴看到我们俩终于也攻上了,一起在峰顶拉旗照合影,可以载入史册的时刻,必须举杯庆祝!

阳光大哥背上来的香槟,干!

到山顶当然少不了签名,上面居然有人留言:累死我了!

小屋子里还有两块牌子:一块说THAT WAS EASY,另一块说HIKERS LIKE IT ON TOP。个中滋味,自己体会。

站在峰顶, 最深的感受就是仿佛世界的中心就在这里,一重又一重的山脉一圈又一圈地围绕着这里延伸,近处的全是石头孤岩峭壁,远处的则有树木郁郁葱葱。

后来才知道,在我们最后离开峰顶的时候,三位MR队员正在下面往上攀登。据队长杨宏介绍:

“惠特尼峰步道”难度属于1级,不需任何攀登技巧,只用双腿便可直接“走”上山顶。“登山者路线”难度属于3级,有大量需要手脚并用真正去“爬”的石堆和陡坡。

沿着“登山者路线”,我们一行三人,无保护穿越各种复杂地形地貌,包括悬崖边不到一米宽的小道,数米高的密集交错的灌木丛,冰冷的激流小溪,处于休止角的几百米高的乱石组成的高大陡坡,大块裸露的陡峭岩体,坚硬的蜂窝状的雪地雪坡,松软的雪泥石混合路段,深不见底的陡峭大雪坡,等等。

大多数路段根本没有步道痕迹,依据GPS面对的是无法逾越的绝壁陡坡或悬崖,因此需根据现场条件和大方向决定前行或上升通道。大多数陡坡,需手脚并用姿势协调用力适度。陡峭的雪坡,使用冰爪和冰斧通过。全程配戴头盔。沿途稍有任何微小闪失,人就可能永远成为大山的一部分!

而队长Dan和副队长Yiping和一日来回的队友Blue Ridge和麦子咖啡凌晨两点出发,他们俩背了过夜组的东西到营地,并找好了扎营的好地方,用开哥的“开”字为标记,只是对讲机沟通不畅,后方队员没能来到这块风水宝地,据说是世界上六星级酒店的选址。

他们收拾停当后也开始今日的攻顶,在路上和下山的队员们相遇。而Jayden和我在那块1.9迈的标志牌前不远处与他们相遇。等他们攻顶后大约下午四点,MR队员大约五点上来,也失之交臂。

攻顶之后就是下山。一般而言,下山会比上山容易许多,但是惠特尼峰还有所不同,下山并没有比上山轻松多少。

务必记住,登顶只是完成了一半!当你从世界的中心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先走那1.9迈,一步一个脚印。然后那99道拐,来时没有尽头,回时也没有尽头,绕了一圈又一圈,清清楚楚地可以看到下面的营地,却无法靠近,一步一步地往下挪,走一走还是需要停一停。

当你彻底走出山,回到早晨的出发点,你就充分理解了出发处招贴画的警告:The Top is Only Halfway!

8/4过夜组的家伙们晚上在营地拍星星,拍银河,第二天凌晨攻顶去看日出。而 队长Dan和副队长Yiping因为昨天已攻顶,第二天就在营地睡到自然醒,等其他队友们攻顶回来后出山,连夜赶回湾区。

同行队友晓玲在我们微信群里说:

特别要提的是我们同车的Yanmei,佩服她战胜高反的勇气和毅力。我庆幸自己没有什么难受的高反症状,但是我知道晕车呕吐是多么的痛苦。两周前拉练去Mt Dana,从Dino那里学到这个只有10000尺高山以上才见得到的Skypilot。极地高原,醒目和美丽的无人可以忽视她的存在。这次在Mt Whitney大约12000尺上再见,我对Yanmei说我叫她登天草,感叹如此顽强,恶劣的环境依然异彩绽放。Yanmei对我说,花且如此,人生岂可不努力。

在花的眼里,在花的心中,后方有坚忍的石床,远方永远有阳光的希望。

如果爬完最高峰,除了感到万般辛苦外,还有什么可以激励后人的话,那么我就说Skypilot,登天草,就是我们这群人的真实写照!

后记:本线路被列入我们一百条线路中文版的第95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