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热情,快乐行走。安全第一,团结互助。专业品质,挑战自我。

Rose Peak:玫瑰峰的云、花、树、瀑布和铿锵玫瑰


2017年5月6日,星期六。我们湾区黄页爬山摄影群这次选择的地方是从Del Valle出发,攻顶Rose Peak(译作玫瑰峰或罗斯顶),来回20迈。其中也设计了两条短线路,到Murietta Falls的来回12迈和到Williams Gulch的来回6迈。我们60余人早晨8:45在Del Valle West Beach Parking集合照合影,然后兴高采烈地从Sailor Camp Trail上山。后来得知有30来人由于交通等原因迟到,有的追赶了上来,有的则独自组成小分队,不一而足。


新增12月24和25日西雅图圣诞专列(29日新年团不变):点击了解详情>>>


大约一迈到编号40的标志柱,那里开始Ohlone Wilderness Trail,需要permit,那里有个小本子需要自行登记。Permit在进入公园时购买,需要告诉工作人员,除了$6的停车费外,单独交$2获得一份大地图,permit在地图上,一年之内可以多次使用。



如果说之前大约一迈的爬坡大家觉得还可以的话,接下来一迈多的继续爬坡大部分人都感到了吃力。回头看刚才走过的路,很多人还在后面。出发时的Lake Del Valle,似乎已经很远。

无休无止的爬坡,在编号38的柱子那里得到缓解,然后走大约0.35迈,在编号37的柱子那里开始下坡,下坡大约0.5迈后到一个谷底,叫做Williams Gulch。这里有不错的溪水。走来回6迈的人到这里开始返回。

在溪水之前的山坡上,队员Jean不慎摔倒划破了膝部,我赶紧给了两个早晨刚准备的创口贴给他们,有群友飞翔的歌、Karen等照料。想必无大碍,我就继续追赶前方走20迈队员了。等晚上回到停车场,才得知Jean其实还摔伤了脚踝,后来几乎不能走动,由队员Zach和ff等照顾,呼叫巡山员等,并且最后开Jean的车将其送回家。

队员小辣在后来的朋友圈分享了这则故事:

过了Williams Gulch,第二次爬坡开始,弯弯曲曲地持续大约1.8迈,不少人已经开始走走停停。

这一段路边的野花特别多,五颜六色,有的独立一朵,有的则成片,赏心悦目,这也或多或少帮助我们增添了爬山的劲头。

到顶后走一段平路,慢慢地看到一个宽阔的三岔地段,那里柱子的编号是35。从这里往右走去看瀑布,往左走继续在Ohlone Wilderness Trail上。有人选择先去看瀑布,也有人选择先攻顶,在返回时去看瀑布,走法如下图所示:

在这个三岔口左下方还有一个池塘,我们的爬山及摄影大师X-Ray率领的小分队独辟蹊径,找到了一个绝佳角度,拍摄了我们没见到的美景:

我们这一支小分队选择的是先右行去看瀑布(Murietta Falls),然后折回到主道上,上面线路图中的红色线段部分,回到主道处的柱子编号是33。去往瀑布的道路非常漂亮,但下到瀑布那里的道路则十分陡峭,很多人需要手脚并用才能完成,有恐高症的则不宜下去。

现在瀑布的水量较小,属于细长的线瀑。尽管有人说还不如家里的水龙头水大,但其优胜美地马尾瀑布的感觉还是有的。看完瀑布从Greenside Road到主道上并一路爬坡到编号32的柱子那里,然后不足两迈的起伏不大的路到编号31的柱子那里。

回到主道上的路上我们看到了非常漂亮的云,以及蓝天白云下被树枝勾画出的新造型。

在33号柱子那里,正好碰到金鑫等四个飞毛腿已经从Rose Peak返回。我告诉他们直接下去看瀑布,他们则担心我们太晚还攻顶,回来时天黑了。这是他们四人在山顶的合影:Yuan Cai、Hong Gao、Q Zhang和Xin Jin。他们20迈总登高5556英尺,用时7.5小时。

分手后我赶紧去追我们的小分队,被路边的一片花海吸引,还是忍不住停下拍了几张照片。

考虑到时间的因素,我们开始加快步伐,在过了编号32的柱子后,看到山下的另外一支四人小分队返回。

这四位飞毛腿分别是Gorge、Meimei、飘零和Princess。我们在编号31的柱子那里分手,他们向上,我们向下。

在第二个溪水处,这次是North Fork Indian Creek,又一支六人组的飞毛腿队伍返回,而我们这一支则还需要再爬一座山才能攻顶Rose Peak(第三次爬坡)。

我们都有意地开始赶路,最后好不容易到了编号29的柱子,开始攻顶。

山顶处有一个空心的大树根,里面有一个铁盒子,铁盒子里面有签到簿,表明“到此一游”。看,Willa小姐正在签字。

我们在山顶离开时快下午四点了,还有10迈的路要走,掐指一算应该可以在公园晚上九点关门之前返回停车场。对面就是刚才下坡的路,一会儿则是我们需要第一次爬的山坡,这时候看着就有点累人了。

后来终于回到柱子33号那里,我们抄右手走去时因为看瀑布而绕开的主道路段。这一段异常开阔,缓慢下坡,走起来倒是轻松。

再次回到柱子35号那个三岔口,让我们感到了些底气,因为接下来这个来时最艰难的爬坡现在是下坡。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碰到了另外两位群友,一位是Frank,另外一位是Shyang。他们也是攻顶下来。Frank大哥是1950年生人,热爱爬山,爬坡时很快,但是因为今天穿的鞋不是登山鞋,下山时则必须小心翼翼。Shyang曾经攀登过美国本土最高峰Mt Whitney,但是之前中断了爬山五六年,最近这两位高尔夫球友才发现我们的爬山群,于是积极地重新开始。今天的距离和难度让Shyang有点准备不足,因此走得很慢。我们边走边聊,互相鼓劲,在聊天中还了解到,Shyang是在韩国出生的孔子第76代传人。

天边的月亮已经越升越高,而我们前方的路却依然看不到头。“月亮走我也走”的浪漫感觉现在不知道哪里去了。

在还有一丝亮色的时候,我们终于看到了大湖,借着月色,终于在最后一刻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回了停车场。

行文至此,我们基本上已经看到了这次线路上的云海、花海以及无数形状各异的树枝造型。现在则来看看我们攻顶玫瑰峰的铿锵玫瑰们:

当然,我们的队伍里还有很多S2S以及“百里侯”达人们。为今年五月R2R准备的几次拉练尽管结束了,但是挑战R2R或者Half Dome之后,我们的活动依然继续,20迈或30迈的活动依然会不定期举行,比如这条Ohlone Wilderness Trail全长28迈,我们也可以采用中途交换钥匙的方式一日穿越。正如群友Emay所说的“人生至少要有的经历”:

一次为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为遇见真实自己的旷野徒步行!



输入公园或线路名称查找游记